主页 > 讯息竞技 >客座将社交价值实质化的实例-BuddyBeers >

客座将社交价值实质化的实例-BuddyBeers

2020-07-03  点赞747   浏览量:382
客座将社交价值实质化的实例:BuddyBeers

buddybeers 创办人

2010 年,团购的鼻祖 Groupon 替 Web 2.0 开启了一个具有规模化的先例,他除了发展出群购的力量,也将网路上的用户体验以及商业模式从线上带至线下,英文称为 O2O 。从此,这种新的模式激发了越来越多的网路新创服务,利用线上讯息能够快速传播加上方便性的优势,进而带动消费者回到线下消费,还有对产品能有实质的体验。

O2O 模式可以被视为行之已久的电子商务模式的延伸。本来你在线上购买的仅是实质商品 ,但是现在你的在线购买行为甚至可以转化为享受实质的线下服务,比如除了团购,大家熟悉的 EZTable,还有去年红极一时的短期租屋仲介服务 Airbnb 等。

接着,正当社交成为各大小网路服务不可忽略的要素后,许多电子商务品牌开始举着社交商务的旗子,和这一波社交浪潮一同起舞。他们让彼此不相识的用户间交流着自己的产品购买经验,互相认识的朋友间的产品推荐则显得更有说服力。

还有一个也许大家仍未淡忘的慷慨解囊模式,中国大陆几乎人人都用的即时通软件 QQ 就有买线上虚拟物品送给朋友的机制,2010 年,瑞典的海盗弯创始人创办了 Flattr,概念相同还有台湾的 Richi 线上小费箱,让我们可以用实际的捐款行动,支持自己喜欢的线上内容,特别是其创作者 。

就这样,短短的几年内,新兴的网路运作模式不管是 O2O、电子商务加社交、捐献赠送,先不论能否营利,至少他们不管是单独或是结合一起运作,都替新创团队创造出无限的可能性,而且这样的可能性可以是很简单的微型应用。

有多简单呢? BuddyBeers 就是一个很好的微型应用的例子。

Buddy Beers iPhone App from Buddy Beers on Vimeo.

笔者分析几个 BuddyBeers 模式值得我们观察的特点:

BuddyBeers 的创办人在不同的访谈中,常常很自豪的说,这个应用的概念实在再简单也不过了。他们通常可以在短短的 5 分钟内,让一般人很快能认识 BuddyBeers。

除了 Facebook 广泛的朋友社交圈之外,目前也有不少微型社交应用试图将社交範围缩小至「更亲密的关係」,其中像是 Path 根据英国牛津大学人类学教授 Robin Dunbar 的论点,将你的朋友圈侷限至 150 人; FamilyLeaf 让你只跟家人亲戚互相分享讯息; Pair 则专替情侣打造一个属于两人亲密互动的世界。然而,笔者不把 BuddyBeers 是为一个「酒友相聚的社交网路」,他不是一个社交网路,他更像一个拥抱社交概念的应用,就像我们在 Spoyify 上和朋友分享音乐一样,这是一种「将社交的价值作主题性的延伸。」不同于 Spotify 上音乐分享,或是 Facebook 上的「讚」等相对抽象的价值,BuddyBeers 让你将分享的价值实质化,啤酒可以拿在手里,一边和其他人聊天,并喝进肚子里。

如同 Groupon 的运作,BuddyBeers 和越来越多的酒吧合作,将人们带进店里消费,酒吧的每一笔收入,他们都可以从中收取佣金。过去年的经济萧条,许多德国的酒吧发现大家为了节省开销,喜欢买酒回家开轰趴。但 BuddyBeers 似乎能渐渐地将人群带回酒吧消费,间接地促进整个产业的复甦。

之前提到的 Flattr 是让你捐钱,但朋友间除了婚礼,送钱这件事让彼此的关係少了情感。有人也会送像 Groupon 一样的折价券,然而这表示朋友在兑换商品时还得自付一部分的金额补足。小额的啤酒请客让你的付出多了点「阿莎力」。

团购模式目前较令人诟病的是,那些促销常常吸引着为了捡便宜的人去消费,对商家来说,这并不一定会导向长期的双赢。而对酒吧而言,由于每次消费金额过小,因此无法透过团购优惠来进行促销。目前看来,BuddyBeers 显然可以替消费者,商家还有自己创造出一个三赢的局面。

西方人爱喝酒 、喜欢靠喝酒小酌联络感情大家都知道 ,人们不会因为贪便宜才久久一次进酒馆喝酒,笔者来德国后更能体会到,能喝酒的名目还真不少:

生日必喝、

一个小考完. 喝、

白天教堂婚完晚上进酒馆 喝、

星期四庆祝隔一天是 TGIF. 喝、

通过面试. 喝.

BuddyBeers 的出现让你更没藉口逃避每次答应请朋友喝酒的诺言,你可以常听到:「谢谢你帮我搬家,下次请你喝酒」。你甚至可以因为聚会迟到,大家还在等你的时候,先用 BuddyBeers 请大伙喝一轮。

总之,我们人可以透过 BuddyBeers 活络和朋友间的社交关係。酒吧除了有机会达到宣传目的,也同时可以期待客户的回流。

长远的规划来看,BuddyBeers 发展了自己的货币 Buddybucks,一方面能稳固自己的金流,另一方面,他们也提供 Flattr「捐钱」以外的选择 -- 是说,Buddybucks 会是以分享键的形式在部落格文下出现,让喜欢内容的读者将创作者「灌醉」吗?
在这股新兴的网路创业热浪,创业者和投资人澎湃地讨论着「模式」,但不能不紧记着,一切得回归基本面,把用户体验、需求以及简单性列为最高準则。BuddyBeers 是一个很棒的例子,没有酷炫的绝对创新,也不会成为下一条大代誌,但是他的细腻,已经能虏获不少用户的芳心了。

Buddybeers 的创办人 Travis J. Todd 是一个来自加州的年轻设计师兼程序员,在德国柏林待超过 5 年的时间了,过去帮过几个 Startups 写程序。然后创建了 Buddylabs,名字听起来似乎他们团队会陆续打造一些基于朋友社交的产品服务,除了 Buddybeers 外,还有一个最近还处于神祕阶段的 toa.st 。

Buddybeers 被喻为是替这波柏林 -- 下一个硅谷 -- 创新革命所注入的新血,其他享有相同盛名的包括瑞典人 Alexander Ljung 的 Soundcloud,Ashton Kutcher 投资的 Amen,moped 等等。他们其中许多并非德国人,而德国媒体也将厚望寄于这些后起之秀,希望透过他们的创意,让德国柏林能渐渐摆脱「山寨製造中心」的污名。
Travis J. Todd 私下也活跃于德国柏林的创业圈,他创办了 siliconallee,一个关于柏林网路创业环境的英文部落格,有兴趣的朋友可以看看。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