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近年玩家 >对话吴恩达:中美两国人工智慧发展有何差异,创业机会在哪? >

对话吴恩达:中美两国人工智慧发展有何差异,创业机会在哪?

2020-07-04  点赞972   浏览量:320
对话吴恩达:中美两国人工智慧发展有何差异,创业机会在哪?

吴恩达,这名字最为人知的身分是百度前首席科学家,近期他又多了两个新身分──Deeplearning.ai 创始人、AI Fund 投资基金创立者。

曾在英美中等多国生活的他,近期做客《GGV996》节目,与 GGV 纪源资本管理合伙人童士豪、投资分析师张睿对话,谈谈人工智慧的发展现状、投资、技术应用及未来。

硅谷、北京是两大人工智慧创新中心,初创企业挖掘垂直领域仍有发展机会

「现在世界两大人工智慧创新中心当属硅谷和北京。」吴恩达说,虽说加拿大、伦敦、纽约等地对人工智慧研究也不少,但人才储备、研究强度和增速都未及硅谷和北京。中美两国都对挖掘人工智慧发展机遇充满兴趣,而在印度等其他国家人工智慧也在蓬勃发展,「人工智慧很全球化的,它的兴起给所有人创造下一个大企业的机会。不过,目前还处在发展变革的早期阶段。」

在吴恩达看来,现在人工智慧已有很多垂直领域应用让他激动,如医疗、卫生和教育等。这些领域往往先有资讯革命和数位化革命,产生资料,再有人工智慧革命,产生价值。这之中,资料是很关键的一环。

以教育工业为例,资料使人工智慧更「智慧」,理解学生的行为型态、知道谁在学什幺、这些内容如何帮助学生学习。他认为,资讯革命产生的资料成为了人工智慧革命的动力。

这里就涉及一个老生常谈的问题,即掌握大量资料资产的巨头是否比新创公司更具优势,后者得如何突围。

吴恩达的答案是,挖掘垂直应用领域。他认为,资料有垂直性,虽然像 Google 、百度拥有巨量网站搜索点击资料,但这类资料对如辅助医生检验 X 光电子影像等工业应用有何帮助还「存疑」。「在大型科技公司尚未占领的垂直应用领域,新创公司能透过获取足够资料获得发展。

人工智慧风险投资

人工智慧风头正热,相关创业者纷纷进场尝试抢占先机。站在风险投资角度考虑,押注哪一个,吴恩达的建议是需要综合企业多方面考量,判断他们是否有正确的团队、产品、技术、管道和商业型态提供服务。对创业公司来说,则要把你的老板当作用户。用户是否喜欢你的产品,会用脚投票。

人工智慧技术和应用

事实上,人工智慧由很多部分组成,深度学习算是其中最烧钱的一种。这种大把投资是否值得?

身为创业者的吴恩达认为,因为资料、电脑、演算法等原因,深度学习近两年发展非常迅猛,由此创造了很多机遇。标记资料后,透过深度学习演算法能预测相关走向。但这种对深度学习带来的机会挖掘利用还远远不够,吴恩达说,「我们还需要很多努力,搜寻最富创意的商业型态和运用场景。」

在人工智慧应用落地方面,可说 DeepMind 研发的 AlphaGo 最众所周知。尤其战胜人类棋手,让人清楚对人工智慧的认识。

对此,吴恩达认为,DeepMind 研发竞技电脑确实取得很大突破,增强学习产品也很擅长玩电子游戏和围棋,这种技术最令人激动的运用前景之一就是用来控制机器人。不过他表示,他个人是不会研发玩游戏的人工智慧产品,「别人做会更有趣」。

无人驾驶也是人工智慧技术常实践的领域,吴恩达本身更是无人驾驶公司 Drive.ai 董事会成员。在他眼里,无人驾驶将在不远的将来实现,人们习惯并接受它的速度会比想像中快。这之中,时间节点很重要,10 年前的科技生态还不足以支撑安全的无人驾驶研究,后来由于深度学习等技术发展,事情发生了变化。

然而,对新创企业来说,不得不面临的问题是,Google 等巨头同样斥巨资押注无人驾驶领域,前者是否有机会与之竞争或合作?

吴恩达的答案是肯定的。他觉得,Drive.ai 有很多很好的技术和管道,未来发展空间或许很大。但与大公司竞争或合作还得看具体情况而定,新创企业做有自身优势,但如果与大公司合作发展速度会变慢。一切都有待观察。

就现状而言,儘管吴恩达认为人工智慧将颠覆各行各业,但他坦言,目前,人工智慧的影响仅局限在科技公司,还有医疗卫生、教育、建筑等产业。

另外,吴恩达还谈到对近来语音助手被超音波操控等人工智慧安全问题的看法。他指出,虽然目前还没有完备、最好的解决方案,但持续关注该问题,「我们会在这方面做更多研究,我想问题可以解决。」

中国与美国人工智慧发展差异

因在英国、香港、新加坡、美国、中国等多地生活过,吴恩达对中国与美国网路生态的差异感知明显,这对他之后人工智慧创业有更好的抉择指引。

在他看来,从中美两国生态体系的动态里捕捉并学习非常重要,这样往往能捷足先登,发现最好的创意。「现在很多产品先在美国开发出来,然后进入中国,反之亦然,很多想法在中国出现,最后在美国实现产品落地。」

就人工智慧领域来说,站在历史角度比较两国,美国一直在基础演算法创新领域领先中国,重要的科技创新方面,美国多于中国。

但现在中国正加速发展,吴恩达认为中国的基础技术创新令人印象深刻,比如电脑视觉技术。在中国,这些基础创新多由大公司完成,大学也有参与;反观美国,往往是新创公司承担研发实验室角色,中国新创企业从事基础研究的较少。

身为百度前首席科学家,吴恩达讚扬百度在人工智慧领域方面的成绩,同时他也指出越来越多中国公司奋起直追。

不过,吴恩达认为,就人工智慧产品来说,全世界各个国家在初期都有容易取得成功的领域,过去缺乏必要的技术,想把人工智慧运用到医疗卫生和教育业还不可能。现在机遇远多于能觉察人工智慧机遇并具备相应商业技能团队的数量,很多产业尚处在没有竞争的状态,「因为现在人工智慧人才还很少」。

站在更高的角度比较中美,吴恩达指出,中国市场行动性很强,很多工业是巨头垄断,市场划分较少;在美国,市场划分就较多,竞争也更激烈,企业成长速度更快。而新产品、新商业型态在中国成长更快。「观察中国的发展趋势很有价值,有些在中国发生的事情后来可能就会在美国发生」。

钦佩的企业家和最爱的书

谈到最钦佩的企业家,吴恩达说了两个人,一个是李彦宏,另一个是杰夫‧贝佐斯。前者在他看来,非常聪明,很有战略眼光,比别人看得更远。贝佐斯是亚马逊的创始人兼 CEO,他觉得纵观商业历史,像贝佐斯那样,在公司保持庞大体量的情况下还能源源不断推新业务,这是很难做到的事,而亚马逊是少数几家大公司之一。

还在百度任职时,吴恩达曾要求每位高层加入一个读书俱乐部。现场他也分享了几本他最喜欢的书,包括《精实创业》(The Lean Startup)、《精实执行》(Running Lean)、《Talking To Humans》(与人类交流,暂译)、《破坏性创新》(Disruptive Innovation)和《Competing Against Luck》(与运气竞争,暂译)等。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