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书屋制作 >老香港才知道深夜果栏美食大公开 >

老香港才知道深夜果栏美食大公开

2020-07-31  点赞751   浏览量:873
老香港才知道深夜果栏美食大公开

日本东京筑地市场,开幕至今已经超过80年,是世界有名的鱼市场。不过在香港,有另一个市场比起筑地的岁数,还要多上20来年,历史更为悠久,此地是「果栏」。

建立于1913年的果栏,位在九龙油麻地窝打老道和上海街上,香港人称「油麻地果栏」,是香港着名的水果批发市场。来自世界各地转销至全港的水果,都从这里转售出去,据说果栏这儿每天销售的水果数量超过5万箱。

「不产任何水果的香港,却有着种类繁多的水果,有些奇珍异果就连号称水果王国的台湾,没看过也没听过。」

网路上这段关于果栏的资料,吸引了我的注意,于是出发来香港之前,我準备了不少关于果栏的相关资料,里头营业时间记载多以凌晨1点到5点左右,「这段时间以批发为主,不卖散客,建议观光客来的时间以白天最为适合。」然而到现场之后才知道,这些资料其实是有些出入的。

果栏最忙碌的时间是凌晨1点到3点,走在路上得小心。

「我们『届边』散客係散客的价钱,批发係批发的价钱。」果栏彭老闆说。「窝打老道『届边』大部分都是卖批发的,你们观光客要到上海街那里买。」

儘管有香港朋友做地陪,有些话我还是得开外挂、听个两三遍才会懂,不过透过彭老闆的解说,我大致了解,果栏这儿每天晚上11点左右就开始营业,而且散客深夜来到此地要买水果也不是不行,只是得找对门路用对方法。

尤其是许多香港内行的买家,经常会在果栏的相关粉丝专页上,揪团一起来买这里的深夜水果,因为他们都知道,深夜水果品质其实才最好,白天大多是批发商挑剩的,所以出发前先收集好这些生果团的出发时间,入手C/P值最高的水果,简直易如反掌啊。

「窝打老道前面右转就是上海街了!」遵循着彭老闆指示的方向,我一边闪躲着水果栏车和大货车,小心翼翼的在路上左右穿梭,一边寻觅那所谓专卖散客的上海街到底在哪?其实这窝打老道四线道不算小条,只是凌晨1点正是果栏正忙碌的时候,这车水马龙的景象,让我一时间以为自己还在两小时前的庙街,从来没离开过。

「老闆,这是日本的葡萄吗?」

「是的没错!」

「可以只买一盒吗?」

「可以的,一盒600!」

水果一盒要600港币?我有没有听错?这一小盒的葡萄算一算不过快20颗左右,竟然要价2,000多块台币!不是说果栏这里的水果价格特便宜吗?

「其实这个葡萄在台湾吃价钱更贵的!」我的香港朋友说。「之前我在台湾就吃过这冈山晴王的葡萄,一盒大约是2,600块台币。」

听到我这香港朋友短短的一段回应,我一连吃惊了三回:一是这所谓的晴王葡萄真是贵得吓人!二是我这香港朋友真是有钱,居然吃得起这平均一颗100块的葡萄!三是我这台湾人,竟然还得劳驾香港人提醒我台湾水果的价钱!惊吓之余,我忍不住拿起手机要拍下这惊人的提子(就是香港人的葡萄),却被老闆硬生生的制止了。

「如果没有要买就不要妨碍我们做生意啊!去去去!」

「怎幺没有要买,全部给我包起来!」这句话,我当然没敢说出口。

其实当下我原本是真有这股冲动想这幺回应的,不过后来我摸摸自己的荷包,想想小不忍则乱大谋,为了一两串葡萄,后面行程都得喝风,那岂不是更划不来。

「老闆谢谢你啊!我下次再来!」据说这上海街主打的生果种类和外头大街有些许不同,这几个月店家都推荐像是水蜜桃、苹果、葡萄等来自日本的水果,看来价格也是不同凡响。

据说这黄色火龙果品种十分稀有,种植限定越南、澳洲等少数国家。

其实撇开吓死人一颗100块的葡萄不说,果栏还有很多特别的奇珍异果值得介绍,像是泰国的白芒果长长的一颗,剖开之后里头的果心却是小小一粒,让我印象十分深刻。还有像是来自越南的黄色麒麟果、埃及的番石榴、都是台湾极为少见的水果。来到深夜果栏,真像是在翻开海贼王的恶魔果实图鉴,每一种水果都让我啧啧称奇。

「里面还有更神奇的小吃摊呢!」我抬头望向香港朋友指的内街方向。「那边什幺都卖,几乎你点什幺都有!是果栏这的专属小吃部。」

然而我看到的内街那头,灯光却有点昏暗,尽头那里隐约露出了些许白烟,像是云深不知处的都市祕境,走进去突然出现某位世外高人拿给你一本如来神掌似乎都不让人意外。老实说,这家店没人带路没有指引,还真不会知道这里有家小吃摊,是为名副其实的神隐美食。

「要吃什幺?」

「有什幺可以吃?」

「看你想吃什幺lo?」

这里是这样点菜的?没有菜单,想吃什幺随你点?这样的场景我似乎在日剧HERO木村拓哉常去的那间酒吧里看过。那我来点个炒米粉好了,离开台湾太久,有点想念台湾味了。

「有的,马上来。」老闆迅速的回答让我有点吃惊。

「啊,那我要一个肉排汤河粉!」

「好的,马上来!」这个也有?

正当我越来越狐疑时,外头有果栏工人点了总汇土司跟鲔鱼三明治,老闆仍是一样的回答。「好的!马上来!」看来此刻我不点个大阪烧,是对不起这老闆了。

「你是不是想点个牛排什幺考验老闆!」我心头一惊,怎幺我的香港朋友似乎识破了我的诡计。「不要这样做,他如果真的有,你就糟糕了,吃不完老闆会生气的。」

「没有啦,我只是想点个冻柠茶解解渴罢了。」来香港几天了,对于香港店家直率的个性也慢慢适应了,到底这里还有什幺菜色,留待下次再慢慢了解好了。

果栏专属的无名美食小摊。

没过多久炒米粉就上桌了。吃下口的那一瞬间,我直觉性想到了万华老店两喜号的口味,因为两者上头同样有些蒜汁增添了整体的香气,米粉本身看似油润,其实口感因为大火快炒只剩下了粉条本身的乾香味,火腿、香肠等基本配料则是铺满了整盘米粉,一碗10块港币,十分划算。

肉排炒河粉则是截然不同风味的食物,重点在于汤头,汤头则源自于厨房那头不停沸滚的大骨汤锅,刚才在外头瞧见的袅袅白烟,原来出处来自于这,河粉汤也因此多了口层次的大骨香,搭配那一块腌得极为入味的里肌肉,沾点汤汁大口咬下,再大吸一口河粉,这回合算是圆满达阵了。

「你不要吃太饱,等等还有串烧店要吃啊!」朋友看我吃得津津有味,提醒了我。

「都凌晨2点多了还有店开?」没等那口河粉吞下,我赶紧问了这句话。身为吃货的我,就怕哪有美食漏勾,这可不行。

从果栏步行抵达庙街时,已经凌晨两点半了,串烧大皇的招牌却还明亮直挺的挂在店门上头,除了它之外,整条街道几乎都没店家开着了。

「老闆,我要牛杂、鸡肉串、葱猪肉串、鸡屁股还有甜不辣。」香港朋友是这儿的老客户了,她熟门熟路的点菜,我在一旁没有搭腔,毕竟在我心中,台湾烧烤才是正宗,香港串烧这口味不知道适不适合我,况且就快凌晨3点了,我的体力已在耗尽边缘。

庙街烧肉店台湾味十足,是香港少数我能沟通无碍的店家。

没等多久,猪肉串就先上桌了。「唉呀!好多汁啊!」我把猪肉串一口咬下时,满满的肉汁从嘴巴缝隙中喷了出来!跟传统强调原味的日式串烧比起来,涂满酱汁的港式烤物显得豪迈,也更趋近于台式烧烤的口味。紧接着其他烤物也接连登场了。老闆这个行为极为可取,吃串烧时就怕肉、菜一起上桌,要知道有些食材美味是不等人的,少了那黄金时刻怎幺行?

「怎幺样?跟你们台湾烧烤比起来味道怎幺样?」

「差不多好吃!差不多好吃!」连续吃下了两串串烧,我的体力似乎恢复了一半,精神也回来了!但能用的词彙已经不太多了。

「我以前跟过台湾师傅!所以口味有点相近嘛!」

「喔,原来如此,原来如此。」

我是真的累了,开始重複説仅存能用的字彙了。然而此刻我却又忍不住拿起一串肉串往嘴里放。唉,心里説不要,嘴巴却老实得很,生理跟心理无法密切合作,似乎是我辈中年男子的通病了。

没办法,这个深夜11点到凌晨3点老香港的行程,实在需要白天养足精神,我跟香港朋友约好下次再战一回,我会準备好体力(吃饭)跟财力(买葡萄)征服它的。

info

果栏

地址:香港油麻地新填地街202号

串烧大皇

地址:油麻地庙街33号

相关阅读